rss信息聚合

Snapchat调查发现大马人趋向更小更私密朋友圈

2019-06-26 11:07:58 作者:郭美珍 来源:TechDaily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 | Share to

【TechDaily电子报2019年6月25日八打灵再也讯】一直以“阅后自焚”而见称的Snapchat今日在马来西亚举办首场记者会,公布一份最新全球调查报告指出,大马人是全球最友善的交友达人之一,更喜欢四海之内皆兄弟,远远越过欧美国家。

作为新进场的社交网站公司,Snapchat也是迄今为止最让Facebook害怕的竞争对手。Snapchat公司Snap今日发布这份调查报告也显示,大马Z世代(27%)比Y世代(56%),更不愿意在脸书上公开分享生活方面的新动态。

这份报告涉及1万名受访者,并在马来西亚、澳洲、法国、德国、印度、沙地阿拉伯、阿联酋、英国,以及美国展开的全球调查,涵盖了年龄13至75岁。

大马共有1006位受访者在2019年4月参与调查。受访者皆为随机抽样的消费者,且不计是否使用Snapchat;他们被划分为4个主要的世代群组,即Z世代、千禧时代、X世代和婴儿潮世代,并针对他们对友谊的看法接受调查。

这份“友情报告”(The Friendship Report)目的在于探讨文化、年龄和科技,如何形塑与友谊相关的各种偏好和态度。同时,来自世界各地的十位专家也为这项研究报告齐齐献力,以理清这些数据。

今日这场记者会主要是公布调查报告的详情内容,例如大马人如何诠释他们的友情,开展一段关系:从点头之交到朋友之情,以及在数码时代,科技在人与人之间关系所扮演的角色。

大马人偏向集体主义、四海皆兄弟

该报告指出,观念上大幅偏向集体主义的大马人,在挚友人数(5.8)方面比欧洲、澳洲和美国人多出大约两倍。

相比于全球平均的挚友和密友(分别为4.3和7.2)人数, 大马人也拥有较多的挚友和密友(分别为5.8和8.4)。

而且,这个趋势与印度的情况一致,他们很大程度上都会在扩大社交圈子的同时,挂念着本身的挚友(33%)。

此外,大马人也较热衷于结识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,当中有超过四分之一(27%)的大马人想要在年龄、性别、种族和性向方面,让自己的社交圈子更多样化。全球有19%的人持有同样想法,而德国则为10%。

这场记者会也邀请了槟城理科大学(Universiti Sains Penang)执教的社会学家努尔哈菲扎博士(Dr. Nur Hafeeza Ahmad Pazil),马来艺人丽莎苏莉哈尼(Lisa Surihani)和名厨师伊犁·苏莱曼(Ili Sulaiman)
在现场开讲,并由电视艺人丽娜奥曼(Rina Omar)主持。


▲左起:丽娜奥曼、努尔哈菲扎博士、莎苏莉哈尼及伊犁·苏莱曼。

专研友谊和亲密关系的努尔哈菲扎博士解释说,这些发现是文化差异所产生的结果。

她指出:“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文化社会,而且我们与来自许多不同背景的人一同生活。我们不仅具有包容性,还乐于接受来自各行各业的人,以致容易交到朋友。在不断全球化的世界趋势下,人们经常走访和移居到遥远的国家,因此这样的性格特点尤其受用。”

这份“友情报告”针对友谊的本质揭露了四个全新观点:

①不同文化对友谊的诠释如何影响朋友圈:该报告指出,生活在印度、中东和东南亚的人在挚友人数方面,比来自澳洲、欧洲和美国的人多三倍。

②友谊与幸福感之间如何联系起来:缺少朋友或朋友群组过于庞大的人士,为何较难在面对问题或心情低落时找到倾诉对象。

③我们如何考虑和结交友谊的方式,绝大部分取决于我们出生的年代,而非出生的地点:美国Z世代与印度婴儿潮世代所拥有的共同点,胜过他们与本身祖父母之间的共同点。

④Z世代正在调整他们对待友谊的方式:比起喜欢处处广交好友的千禧世代,他们更乐于投身较亲近及私密的小群组。

Z世代正迈向更小、更私密的朋友圈

虽然大马人整体上对结交友谊抱持着尽量广结良缘的态度,但国内Z世代(37%)对本身密友圈的朋友选择却较为挑剔。

这个趋势与世界其他角落的情况一致,相比于Y世代的交友方式,Z世代对友谊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想法。他们希望与较小的朋友群组保持着更亲密的关系,因为这样才能无需做作、展现真实的自我。

其他所有世代都采取尽量广交好友的态度。而在1980年代初至2000年代初出世的Y世代,则是最乐于分享的世代,并且十分有可能在公共平台上进行分享。

Z世代(Generation Z)意指在1990年代中叶至2000年后出生的人。Y世代(Generation Y),又叫千禧世代(Millennials),一般指1980年代和1990年代出生的人。

英国友谊专家兼《The Friendship Cure》的作者凯特·利弗尔(Kate Leaver) 指出:“Z世代对他们的分享内容较为挑剔,同时偏爱具有隐私的沟通模式。Y世代过度活跃于社交媒体的态度,使他们曝露于各种危险之中。反观较年轻的一群,如今更懂得稍微保护自己。”

上述研究数据也支持了这项论点,同时显示马来西亚的Z世代(27%)比Y世代(56%),更不愿意在脸书上公开分享生活方面的新动态。

此外,有过半Y世代(53%)会选择在脸书上分享值得骄傲的时刻;反之,只有少过三分之一的Z世代(32%)会分享这类贴文。

与此同时,记者兼《Generation Z: Their Voices, Their Lives》的作者克罗伊·康贝(Chloe Combi)也透露:“Y世代是脸书和MySpace的世代。他们所使用的那些平台见证了社交媒体的兴起……一切都和网络息息相关。对他们来说,能够通过直属的朋友圈大范围地散播和连接庞大的人脉网络,是一个十分振奋人心的体验。若是你想想Snapchat或TikTok的模式,它们则无关庞大的网络,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有关于你本身,以及你想专注的事物。”

而这一点,在大家对传播平台的选择上显而易见。在全球各地,那些使用私人信息平台——Snapchat的用户,比使用脸书或Instagram等公共传播平台的人士,拥有更深入的关系及更小的整体网络。

Snapchat用户挚友多、泛泛之交少

平均来说,Snapchat用户拥有较多可畅所欲言的挚友和好友,但更少泛泛之交。

在Z世代方面,有越来越多的大马人正转向Snapchat(40%),以便和本身的朋友分享每天的趣事。相比之下,Y世代中只有少过三分之一的人(29%)使用Snapchat,过半的人(54%)会每天在脸书上沟通。

上述研究也显示,无论处于哪个年龄层次,受访者都希望自己与挚友间能以更真诚的方式相处,同时也期待他们的挚友能更诚实及坦然地倾诉本身的感受(28%)。

努尔哈菲扎博士解释说:“想要对人敞开心扉以打造亲密的关系需要一定的勇气。真诚相告、推心置腹的信任,是密友间共享私密最难能可贵的特点。我们经常只对最亲近的人展现真实和私密的一面,若是大家都想要拥有这种待遇,恐怕有点强人所难。所以当一个群组变得越来越大,你向身边的人敞开心扉,以及经营那些关系所造就的压力也会随着增加。”

三分之二大马人认同一图远胜千言

除此以外,上述报告也指出,视频和照片可协助清楚地表达思绪。超过三分之二受访大马人(70%)表示,视频和照片可协助他们表达笔墨所难以形容的想法。

在这方面,数码传播平台无疑为马来西亚的交友圈,提供了更上一层楼的体验。

对我们来说,网络谈话所追求的不单单只是展现出自己更美好的一面。有逾三分之一的受访者(37%)认为,科技意味着我们能更频密地与朋友对话。另外,有近半受访者(40%)觉得,科技可让我们更快速及简便地与朋友沟通。

专研人际关系的美国临床心理治疗师兼博士研究生米莉安·基尔迈尔(Miriam Kirmayer)表示:“任何可让我们分享语言及非语言行为的媒体,如视频,都能帮助我们拉近距离和促进联系,同时以一目了然的方式克服彼此关系间的重重挑战。”

她也表明该研究显示,甚至连表情符号之类的事物,都可协助替代在线上对话中,所经常错失的微妙情绪和本意。

幸福感主要建立在稳健友谊根基上

一些特定的因素,如与真实的人类保持联系的需求,以及跨越文化藩篱等,都与幸福感有着直接的关联。这对马来西亚的情况来说尤其正确,因为无论是在真实生活中(57%)还是在线上(52%),有超过半数国人会在与朋友互动后感到快乐。

此外,不计其数的研究也已证实,拥有亲密和融洽的友谊可带来心理和生理上的益处,反之则会造成有害的影响。

据心理学家沃尔夫冈·克鲁格(Wolfgang Kruger)透露:“拥有很少或没有朋友的人,易于受到焦虑和忧郁的困扰,而且更常生病。长期研究已证实,他们的寿命会因此减少达20%。由于幸福感主要建立在稳健的友谊根基上,因此这些人较不快乐。”

欲详阅完整的Snap全球友情报告,请点击此处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